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» 正文

上海116个小区继续抵制丰巢绝色电影收费:这场斗争,到底谁输了

01.提到B站绝色电影,大家脑海中最先想到的一个词是什么?二次元?鬼畜?还是动漫?其实,这些都不完全是。因为B站里活跃着形形色色的人,他们在这里创造各种可能。他们可能是游戏高手,也可能是富二代,他们可能是汉服爱好者,还可能是大学老师。在这里,你可绝色电影以看到马云马化腾的《芒种》,还有雷军血洗B站的《ARE YOU OK》;你可以看到唐国强诸葛亮的说唱,还有贾玲与哈利波特的拉郎;你可以跟着教授学习高数律法,还可以听着局座普及军事,讲解《国之重器》。所以,与其说B站是什么,不如说,B站包含什么。但是,有一点毋庸置疑,就是在B站这个载体里,年轻群体绝对占据c位。然而,一个以年轻人为主要用户的APP,却在五四青年节退出了特制节目《后浪》。后浪是什么?是以1968年出生的“何冰们”视角,写给青年人的一封信,鼓励他们“心中有火,眼里有光,要拼搏,要奋斗。”其实,鼓励年轻人的方式有很多,而B站应该是最熟悉年轻人的载体,所以它应该最懂得如何激励年轻人。然而,它却选择了一种最失败的方法,用一个长者,以一种教学口吻,描述大环境下有钱的一部分群体,他们是怎么不负韶华,然后去刺激所有年轻人“翻涌”。这种无视自己基本盘用户的直接影响是,前浪狂嗨,后浪狂踩,非浪横行。但B站为什么这么做呢?得罪基本盘的自杀模式是为了什么呢?真的是高层头脑发热,做出的失败营销?不,因为《后浪》不是给年轻人看的,《后浪》的实际目的是招商。是为了告诉金主爸爸们,我们的用户除了年轻人,还有很多其他年龄阶段人,所以,来看看我们吧。现在大家明白了吧,说到底,B站的爸爸是广告主,是资本,不是你自嗨的用户,所以我不想为你发声,你发声我也听不见。02.如果说B站是无视用户,那阅文就是欺负原著。阅文集团是中国第一网络文学平台,坐拥无尽IP宝藏,可能大家看小说的很多APP都属于阅文旗下。而且最厉害的一点是,“网络文学教父”吴文辉曾任其CEO。吴文辉是谁?2009年,韩寒在博客中写到:“在中国,唯独起点中文网支付给我网络连载的费用。”而吴文辉之前就是起点中文的创始人。所以,包括韩寒在内的很多网文作者应当是感谢吴文辉的。因为这个男人,让曾经纯靠兴趣驱动的网络文学创作者们,开始尝到文字变收入的甜头。其实,起点并非是第一个开始正版收费阅读的,但是在把这个模式完善的执行下去,吴文辉称得上领路人。但现在,吴文辉从阅文集团辞职,并带走了原来一起的兄弟。为什么?因为吴文辉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付费阅读模式正在遭遇挑战。从2017年开始,阅文的付费数据持续下滑,免费阅读似乎成为大势所趋。与此同时,腾讯为了狙击短视频带来的时间抢夺,试图开启“新文创”模式。即从网文端,牢牢掌控内容生产。这样一来,吴文辉只能离职远走,而这绝色电影意味着原创噩梦的开始,因为他们很可能无法靠网文变现。5月2日,吴文辉团队离职后,阅文与平台作者签订一些列不平等合同事件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。在所列条款中,原著利益损害严重。以下是部分骇人听闻的条例:对此,网文作者纷纷抵制,并发起“五五断更节”来抵制新合约。然而即使网文圈震动,大V出来抵制,网络上除了出现更多讨伐文字,对合同修改并没有起到一点作用。诗翰在《腾讯背水一战》里这样写道:丢了小说市场事小,无法配合影视内容完成新文创战略,抢占内容市场事大。所以腾讯宁可抛弃自己这么多年成熟的付费模式也要搞免费模式。免费才有更多读者,我的IP才大,未来的影视剧才容易火。是的,哪怕网文界一片哀嚎,哪怕市场行业就此搅乱,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资本布局。03.同样执行霸王条款的还有丰巢。最近,一个“快递柜”之战,悄无声息的引爆朋友圈和微博。对于不少上班族来说,收到快递,是工作期间为数不多的幸福瞬间之一。但是最近,丰巢快递柜开始实行超时收费的“会员制”,非会员包裹只能免费保存12小时,超过需收取0.5元的费用,3元封顶。这意味着,受完996憋屈的社畜们,每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领快递时,还要忍受因超过12小时领取的另一惩罚。5毛钱不多,但这绝对是降低幸福感的一个大招。所以,网友们纷纷抵制。杭州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、山东、福建等多地小区乃至监管部门,也纷纷抵制丰巢此举。有网友说:我让你丫给我放快递柜了吗?神经病,把我的货劫走锁起来,让我付钱才给我钥匙?于是,因为 5 毛钱的快递保管费,丰巢在网上被骂成筛子,在线下被大家抵制。坦白来讲,5毛钱不多,但是让人交的很憋屈。为什么呢?因为你可能没得选。就在四天前,丰巢宣布与速递易合并了。这意味着,收购完成后,丰巢市占率达70%。所以,丰巢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,默认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都得交保管费。这让人觉得吃相难看。其实,以前快递柜没出来之前,快递员为了提高效率,会选择跟小区附近的小超市合作。一个月给500元或者1000元,由超市这边负责“代收”。不过在拿快递的时候,我们还得支付超市1元的代收费。也就是说,这个小超市也是“两头吃”——收完快递员,再收消费者!为什么代收超市“两头吃”我们不反抗,而快递柜“两头吃”我们却那么反感?很简单,一般放在超市,快递员都会打电话先征得我们的同意,才会放在那。但现在,丰巢并没有给人说不的权利。而且面对这么大的舆论压力,丰巢甚至都没有暂退两步微微“认怂”,而是选择了硬杠,甚至还在 5 月 9 日发布了一篇《致亲爱的用户一封信》。大意就是:没有通知到位,是我错了。但你们骂的几个点,我都不认,更不会改……消费者的意见算什么,我自有我的打算。说了这么多,大家发现了吗,无论是B站跪舔客户得罪用户,还是阅文对原著作者的压榨,亦或是丰巢的霸权缴费,本质上,最终都是消费者买单。你不愿意让B站安利的《后浪》代替你,但你也别无他法;你不想因为作者权益受损而看垃圾网文,但资本也能让你哑口无声;你不愿意多交5毛钱降低幸福感,但是你也只能最后接受这种冒犯。这些事看似风牛马不相及,实际上,背后都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:弱肉强食的规则从来都没变,资本也从来都没变。